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

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用囿于上热下寒,天网行动

小 编 导 读

乌梅丸是《伤寒论》厥阴篇之主方,书中仅言其用于驱蛔、下利,但关于内、外、妇、儿科等多种疾病,此方均有大用。本文作者,河北中医学院张再康临床常用此方,文章探讨了寒热并用之乌梅丸机理及其所主病证。


乌梅丸证病机通识

《伤寒论》厥阴一篇,病理深邃,最难疏解。乌梅丸为厥阴篇之总方,历代医家皆喜研习,其知道大致可归纳为三。

安蛔论

蛔虫有“得酸则静、得苦则下、得辛则伏”的特性,而乌梅丸酸苦辛同用,医治蛔厥确有良效,因此后世奉为治蛔良方。但是据此把乌梅丸作为治蛔的专剂,则失之限制。陈元犀曰:“此为厥阴之总方,注家第谓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犹浅视乎乌梅丸也。”柯韵伯指出“看厥阴诸证与本方相符,下之利不止,又与主久利句合,则乌梅丸为厥阴主方,非只为蛔厥之剂矣”。此外,他还指出:“仲景此方,本为厥阴诸证立法,叔和编于吐蛔条下,令人不知有厥阴之主方,观其用药与诸证契合,岂只吐蛔一证耶!”《医宗金鉴》、章虚谷皆着重乌梅丸为厥阴正治之主方。可见安蛔论有其限制的一面,不利于在临床中灵活运用乌梅丸。

上热下寒论

有很多医家持“上热下寒”论,如南京中医学院伤寒教研组编《伤寒论译释》说:“本证总的说来,是膈上有热,肠中有寒”。其根据有两方面:一是据《伤寒论》366条厥阴病大纲: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二是根据乌梅丸方组成以方测证。但“上热下寒”之论外表看似有道理,实际上仍有许多问题值得琢磨:上热下寒证确诊指征是什么?仅凭病家主诉心中烦热、口渴口干、食入即吐、腹中冷、下利之典型体现判别吗?临床实难遇见。其“上热下寒”的舌象、脉象指征是什么?若热多是否即舌红、脉数有力?寒多是否舌淡、脉迟而无力?且热的方位在膈上拟或湘鲫胃中,寒的方位在胃中拟或肠中?可见“上热下寒”之论最易为人承受,却经不起琢磨,是现在限制乌梅重庆市气候丸广泛运用的首要原因。笔者以为说乌梅丸的病机为寒热错杂尚可,说上热下寒却并不稳当。

阴阳不相顺接论

陈修园谓:“此方不特所以治厥,而能够治痢。凡阴阳不相顺接,厥而下利之证,亦不能舍此而求方。又凡厥阴之变证纷歧,不管见虫不见虫,孟东强辨其气化不拘形rm2017迹,皆能够乌梅丸主之”。阴阳不相顺接何故独在厥阴一经?白虎汤证、阳明腑实证等皆可致阴阳不相顺接而厥。这仅仅是厥证的普遍规律,不行概论厥阴乌梅丸证。

乌梅丸证病机新识

厥阴经包含手足厥阴二经,然足经长手经短,足经包括手经,故厥阴病首要评论肝的问题。厥阴篇的实质是肝经虚寒,以此构成全篇主线。何故如此呢?最底子的原因是肝应春,阴尽阳生,阳气始萌而未盛,肝自身易发生阳气的虚馁,故外感六淫、内伤七情或寄存亡,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虫易导致肝阳虚。

临床用药不妥,致肝阳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虚者亦复不少。肝气郁结而过用辛燥升散之药,则易伤气耗血,且又暗伤肾水以损肝木之根。怒火上炎而过用苦寒之药,易损害肝阳并致气血郁滞。肝气横逆,循经流窜全身或侮其所胜,而过用平肝之剂,易损害肝气。肝阴缺乏而怒火盲动者,过润则有碍肝气之条达,又与脾胃有碍。故临床上以上诸法暂用尚可,久用轻则损害肝之气血,重则损害肝阳。更有肝之阳气素虚,然不察病机而犯虚虚之戒者。

肝阳既虚,不能疏泄调畅一身之气机,肝中所藏相火即不能逍遥流行于周身致使郁而化火。张锡纯曾指出:“因肝主疏泄,中藏相火(相火生于命门寄于肝胆),肝虚不能疏泄,相火即不能逍遥行于周身,致使郁于经络之间,与气血凝滞,而作热作疼,所以热剧之处疼亦剧也……安东人刘仲友,年五十许,其臂常觉发热,且有酸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软之意。医者多次投以凉剂,发热如故,转觉脾胃消化力减。后遇诊之,右脉平和如常,左脉弱小,较差于右脉一倍。询其心中不觉热,知其肝木之气衰弱,不能条畅敷荣,其间所寄之相火郁于左臂之经络而作热也。遂治以是曲汤(山萸肉一两、知母六钱、乳香三钱、没药三钱、当归三钱、丹参三钱),加生黄芪八钱,佐萸肉以壮旺肝气,赤芍药三钱,佐当归、丹参诸药以流转经络,服两剂,左脉即见起,又服十剂康复。”

笔者以为乌梅丸证的机理为肝阳虚,阳气不能生发敷布。欧阳凤然肝小女子打针中又内寄相火,当肝阳虚而不得生发疏泄之时,相火亦不得敷布,致使郁而为热,此即尤在泾所云:“积阴之下必有伏阳”。乌梅丸证的病机有阳虚阴寒内盛和相火内郁化热两方面,故构成了寒热错杂的病机。

乌梅丸临床运用规模广

乌梅丸证的病机为肝阳虚夹有郁火,其间肝阳虚为首要矛盾,郁火为次要矛盾。此种郁火并非必在膈上或胃中,能够流窜全身。故不行囿于上热下寒说,按图索骥式地机械运用乌梅丸。肝主生发、疏泄,其政舒启,其德敷和。肝的疏泄条达,在人安清福体具广泛的功用,中医基础理论教材多将其高火影之逍遥鸣人度归纳为两个方面:肝主疏泄和肝主藏血。肝主疏泄详细体现在调畅气机、调畅情志、促进脾胃运化、推进津血的运转输布、调理男女生殖等五个方面。肝主藏血详细体现在储藏血液、调理血量、避免出血等三个方面。一旦肝阳虚失其疏泄之职,则五脏六腑、气血津液可呈现广泛病变。故乌梅丸所主病证颇广。

历代医家运用乌梅丸经历

《千金方》《圣济总录》治冷痢;左季云《伤寒类方汇参》云:“此方治腹疼饮冷、睾丸肿疼、巅顶疼、胃府咳”。叶天士善用乌梅丸,医治丁大大吐逆、胃疼、泄泻、痢疾、久疟、痞证及温病。

近人袁尊山用乌梅丸加全虫、蜈蚣、僵蚕等去川椒医治破伤风、中毒性脑病后遗症、乙脑后遗症等所造成的的痉病;高体三在《论乌梅丸的方义和运用》一文中运用乌梅丸医治蛔虫、经寒腹痛、虚寒性肚痛、缓慢附件炎、虚寒性白带、缓慢结肠炎、缓慢肠炎、缓慢痢疾、虚寒性胃疼、缓慢前列腺炎、阳痿、遗尿、坐骨神经痛、缓慢三叉神经痛及脱肛、子宫下垂等;龚志贤在《乌梅丸治花翳白陷》中叙述运用乌梅丸医治翳内陷(缓慢角膜炎、角膜溃疡)经历。

临证运用乌梅丸经历

笔者在临床大将乌梅丸用于寒热交作、头痛昏厥、痉搐转筋、胁脘肿痛、纳呆吐逆、嗳气下利、胸痹胸痛、消渴、松懈、麻木、精力萎靡、痛经、阴缩阴痛、目痛甚或烦躁,或其气上脱而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喘、下脓血、咽痛、唇舌赤烂、口渴、善饥、心烦等,以西医病种计有心脑血管病、肝胆病、胃肠病、神经系统疾病、糖尿病、妇科病等。

据笔者的领会,运用乌梅丸所把握的首要指征有:①脉弦按之无安堂奈奈力。弦为肝之脉,肝阳虚者,和煦不及致脉拘急而弦。其弦,可兼缓、兼滑、兼数、兼濡等,然必按之减;②舌象:舌淡苔白润或白中带黄润,舌边尖或根部可有红点;③具有肝经症状:松懈、郁闷、害怕、头晕肢麻、四肢畏寒、胁脘肿痛、抽搐转筋、阴痛囊缩、寒热交作等。数症可并见,或仅见一症,又具上述之舌脉者,即可运用乌梅丸来进行医治。

乌梅丸的制方特征

张仲景《金匮要略》云:“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内经》云:“肝苦急,急食辛以散之,以辛补之,以酸泻之”。秦伯未《谦斋医学讲稿》:“温肝:寒邪伤肝,当用温剂辛散,肝脏自身阳缺乏,宜以温养滋长气愤升发,概称曰温,含义不同。补肝阳的办法,必须在养血中佐以温药升发,不能单用温热”。

乌梅丸的制方特征充分体现了温肝阳、泄郁火的医治特征。乌梅丸中,乌梅300粒,实测约为570克,去核后,所剩乌梅肉实测约为192克,其量独重。方中重用酸敛之乌梅,并用醋浸制,同味相求壹影堂,增强其酸性,与当归相伍补益肝阴,以成阴生阳长之义。

别的,乌梅味酸可敛散越之气以固本元。《医学衷中参西录》云:“凡脱,皆脱在肝”,故重用味酸之山茱萸救脱,与乌梅丸重用乌梅理出一辙。附子、桂枝、干姜、川椒、细辛温肝阳;川椒、温碧泉蓝皙四件套细辛味辛又可理气通阳疏肝;黄连、黄柏苦寒以泄热,与细辛、川椒相伍共奏辛开苦降以泄郁热之功;人参、米饭、白蜜补气健脾养胃,培土以制肝,正是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见肝之病,知肝传脾,领先实脾”的意思。

笔者运用本方,若无真气脱越之象,乌梅常减量运用。热重者加大寒药用量,或稍加龙胆草爸爸哥哥不;寒重时加大附子用量,或加吴茱萸;气虚重时加生黄芪;阴血虚重者加生白芍;肾气虚者加巴戟天、仙灵脾等;清阳不升加柴胡、升麻、桔梗等;兼有瘀滞加桃仁、红花、丹参、郁金等。

验案

寒热来往案

冀某,女,51岁。

昼则身如冰水浸,自心中冷不行禁,虽穿厚衣不解;夜则身热如焚,虽寒冬亦必裸卧,盗汗如洗,头痛、左胁及背痛。情志稍有不遂则心下起包如球,痞塞不通,胸中窒塞。饮食、二便尚可,年头经绝。脉沉弦寸滑。先后住院11次,或称为更年期综合征,或称为内分泌失调,或称为自主神经功用紊乱。

处方:乌梅6克、炮附子15克、细辛4克、干姜5克、桂枝10克、当归12克、党参12克、黄连10克、黄柏6克、川椒5克。二剂寒热除、汗止、心下痞结大减,四剂而愈。已五年,日子正常,未再发生。

奔豚案

某男,63安堂奈奈岁。

病奔豚三十余年,自觉有气从小腹上攻,攻至腹则腹肿痛,攻至胸则胸中烦闷苦楚,呼吸窒塞,欲死,连及头颈后背两臂皆憋肿痛,苦楚殊甚,全身无力,继则大口一再嗳气,气喷涌如山崩,气出则诸症稍缓,顷刻复作,一日发生二三次或十数次,逐年趋重,情志动摇时更重。脉弦大按之减,两尺沉。西医确诊冠心病、胃神经官能症、吞气症等。中医确诊为奔豚,乃肝肾阳虚、厥气上逆。

处方:乌梅6克、炮附子15克、干姜5克、桂枝12克、茯苓15克、白术10克、川椒5克、细辛4克、黄连8克、黄柏4克、党参12克、当归12克、沉香4克。此方加减,共服24剂,诸症渐减而愈,已二年未再发。

昏厥案

苏某,女,37岁。

每次行为则头晕吐逆,目系抽痛眼不能睁,不时昏厥,一日三五度不等,寒热交作,少腹寒痛,经血暗少,约五日后,经净方渐缓,已七八亲吻妈妈年,屡治不愈。脉沉弦细涩,舌淡而暗。乃肝阳肝血皆虚。

处方:乌梅5克、桂枝10克、炮附子10克、干姜4克、川王覃渝椒4克叶梓安、细辛4克、当归12克、党参12克、川芎7克、五灵脂12克、蒲黄8克、乌药8克、元胡10克、黄连8克、黄柏4克。经欲行时开端服用直到月经洁净,每月服六七剂,平日服人参养荣丸,连服三月而愈,已二三年,经期日子劳动正常。

胁痛案

张某,女,38岁。

近来呈现右胁肋隐痛不适,食欲不佳,自觉全身酸懒不适。望其面色晦暗不舒,精力不振。舌尖略红苔白而略厚,脉弦濡无力。诊为肝阳缺乏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夹火夹湿。

处方:乌梅10克、桂枝10克、炮附子6克、干姜4克、川椒4克、细辛4克、当归10克、党参10克、黄连6克、黄芩6克、柴胡6克。四剂康复,已四年未再发。

药多源于自然界的植物、动物、矿藏,药用部位含有必定的药物成分,但也常带有一些非药用部分,而影响效果,而且不同药用部位药效有异。而原药材在发挥医治效果的一起,死,乌梅丸运用新认知,用它不必囿于上热下寒,天网举动也或许呈现一些不良反应,这就需求经过编造,调整药性,增利除弊,以满意临床医治要求。今日小编给我们带来的这本书,可谓中药饮片移动的“博物馆”。这本书便是——

《中药饮片图鉴》

本书以最新版《我国药典》为根据,将各中药饮片拍成彩色照片,展现中药饮片外观性状、编造程度、色泽改变和辨别特征,为编造的杨伟庆失联质量操控在文字描绘和什物之间搭起桥梁,为中药饮片传统辨别和外观质量操控供给直观的参阅女奥特曼苍月根据,并附以中药饮片来历、编造办法、性状描绘、功用主治等文字说明。图文并茂,明晰直观,信息丰厚,可谓中药饮片移动的“博物馆”。(购书详情请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版权声明

本文选自“我国中医药报官方号”微信大众号,终究解释权归原作者一切。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时政新闻,广东天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完结工商改变挂号的布告,as